首页 »

独家 | 七亿人大事,与总书记一起开会的上海专家怎么说

2019/8/14 9:02:27

独家 | 七亿人大事,与总书记一起开会的上海专家怎么说

19日,全中国7亿网民在互联网上畅游之际,一件对互联网未来堪称里程碑的事件,正在发生。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、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,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。

 

作为唯一参会的上海专家沈逸,为何能参加这次会议?他有什么感受?

 

为什么他能参加

 

首先看一看参会的其他人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总工程师吴曼青,安天实验室首席架构师肖新光,友友天宇系统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姚宏宇,解放军驻京某研究所研究员杨林,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院长谢新洲,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主任黄澄清……路人可能不认识这些名字,但阿里巴巴的马云和华为总裁任正非早已为人熟知,足见参会者“规格”。那么,上海的沈逸牛在哪里?

 

这位复旦大学的研究员三十出头,对于网络信息安全有大量研究,是他引起有关部门关注的重要原因。在网络安全领域,他注意到,2012年以来,网络安全问题在世界各地全面涌现,主权国家、非政府组织、国际组织乃至普通个人都不能置身于外。理解全球化时代的网络安全,首先需要理解网络空间的特性;其次可以对比不同类别行为体的网络安全战略;最终则可提炼出若干适应时代需求的应对策略。

 

如约瑟夫•奈等学者指出的,网络技术革命的发生,网络空间的形成,不是在一片真空的环境下,而是在人类社会既存的结构下发生的,因此在实现网络安全的路径上,可以发现各种新旧不同观念的碰撞。自2010年底以来,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之春、伦敦之夏、华尔街之秋、莫斯科之冬以及最后戏剧性登场的火焰病毒、班加西使馆袭击等,初步让包括霸权国家、霸权盟友和新兴大国轮番在网络安全的舞台上展现了从支配、追随到自主合作在内的3种代表性战略选择。

 

短期内,不同类别行为体凭借自身的资源优势,可以继续照搬和遵循源自冷战时期的战略观念与行为模式。但,事实证明,沿用传统观念实践网络安全,即使是占据技术与非技术压倒性优势的霸权国家,仍然无法真正保障自身的网络安全。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时代网络安全,有赖于新兴大国凭借技术、制度和观念层面的全面创新,推进全球范围内的自主性互助协作,才可能建立真正有效应对网络安全挑战的治理体系。

 

在沈逸看来,新兴大国如中国,不能简单采取追随和封闭的两分选择,而是必须超越这种战略的局限,找到一种全新的实践,来应对网络空间的安全挑战,有效实现新型的全球网络空间战略治理。

 

有人会上被问住了

 

“当天会上,习总书记的讲话,让所有与会者极为振奋,因为总书记清晰勾勒出了中国的网信大战略,也就是跳出了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本身,从中华民族历史发展、信息革命,以及全球体系变革的维度,基于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,描绘出开放环境下中国面对网络时代诸多机遇和挑战的国家大战略。”沈逸说,总书记的讲话,让研究者、从业人员以及政府部门一线工作者,鼓舞巨大,感触深刻。总书记的讲话,高屋建瓴,又深入细致;娓娓道来中伴随着深邃的战略洞察力,指明了方向,回答了关键问题。

 

这些深刻的认识,来自于他参加会议时的感受和体验。另一位参会者来自网络安全产业,开这种重要座谈会,来之前做了充分准备,自设了足足62个问题,答案都在脑子了过了一遍。没想到会上被问住了。原来当他发言时谈到网络安全产业重复认证负担的问题时,相关负责领导直接问,哪些重复了,哪些负担重。当时他懵了一下,因为没想到会直接被问到那么细节实际的问题。

 

“在现场的我们,都很激动,”沈逸说, 当国家大战略明确后,许多这一领域长期争论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,从而顺畅走下去。举例来说,互联网时代,一个问题长期困扰着管理者和业界:在网络安全以及信息化领域的核心技术,究竟该“关门”独立研发,确保绝对自给自足;还是“开门”合作创新,“站在巨人肩膀上”,与世界前沿接轨?小小问号,似乎曾令中国网络安全与信息化核心技术的发展过程瞻前顾后。这次会议上提出的“抓住基础技术、通用技术、非对称技术、前沿技术、颠覆性技术”,实际上就是将技术按其特点分层分类,哪些是可以消化合作吸收的,哪些是可以合作生产的,哪些是需要独立自主完成的。

 

在他看来,这次会议讲话不仅厘清了技术问题,在互联网内容管理、核心技术研发、关键基础设施保障、产业发展、人才队伍建设等领域,同样给出了极具操作性的战略指导意见。这意味着,对全国而言,在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域,是一片新天地,没有既定模式。上海城市发展要继续保有优势地位,也要在这片蓝海中勇于开拓和创新。

 

题图来源:新华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