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现场 | 89岁京剧名家李蔷华的一堂课:观众喜欢,我们就尽到责任了

2019/10/16 22:48:45

现场 | 89岁京剧名家李蔷华的一堂课:观众喜欢,我们就尽到责任了

李蔷华89岁了,一直保持着当年演戏时的作息习惯,上午休息,到吃中饭时才开始活动。听说史依弘来家里汇报《春闺梦》学习成果,李蔷华特地早起,九点半就开始等候。“您忙吗?身体怎么样?”大家涌进门七嘴八舌问候时,李蔷华是懵懵的,仿佛带着起床气。问上三句,她的回答只有简单三个字“还可以”,声如蚊蚋。

 

“我把《春闺梦》唱给您听,您再给我把把关。”史依弘悠长的声音在客厅响起,“夫郎一去无音信,到今生死不分明。闺中孤影多凄冷,肝肠望断盼征人……”李蔷华还是正襟危坐的姿势,神情不见变化,但身体某个开关仿佛被突然打开,左脚打起节拍,口里念着词,与史依弘严丝合缝对上了。李蔷华时而是丫鬟,“夫人只管前去,待我在家看守便了!”下一分钟是刘氏,“我的儿子他、他、他,在阵前阵亡了!”下一分钟她成了孙氏,“我们那口子他惦记着我,已经偷跑回来了”。再下一分钟,李蔷华又变成王恢,“娘子有所不知,下官辅佐公孙瓒,打败刘虞,天下已然太平,特地解甲归田,探望于你”。

 

每每史依弘语音刚落,李蔷华便接上,一来一往,声量不高却吐字清晰,不紧不慢,恍如眼前摆着自动翻页的剧本。分饰男女多角之余,李蔷华身兼琴师、鼓师,左脚打拍子;在史依弘停顿时,她口里“得得得、哐哐哐”拉节奏,兴起时拍着膝盖,近40分钟,没有片刻停歇。一场唱罢,除了早就领教过老师真功夫的史依弘,围观排练的人面面相觑,接着飞速包围起李蔷华,“您不累啊?”她还是回答三个字,“习惯了”。“您比去年在大剧院看《长生殿》时精神好。”她俏皮地说,“因为我化妆了。”

 

再唱这出演了62年的《春闺梦》,让李蔷华容光焕发。作为京剧大师程砚秋私淑弟子、程派第二代传人佼佼者,1948年,李蔷华向程砚秋琴师周长华学习《春闺梦》后首次登台演出,2011年纪念俞振飞诞辰109周年,李蔷华完成最后一次《春闺梦》舞台演出。旁人看来值得记忆的时刻,对于89岁的老人反倒显得模糊。聊起初唱《春闺梦》在什么时候,李蔷华一愣,“应该是抗战胜利以后吧。”至于2011年最后一次《春闺梦》,身体直觉远比满场掌声烙印更深,“太累了,演完腿都走不动了。”

 

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,当年观看程砚秋上海连演《春闺梦》的情形,李蔷华记忆鲜明。有人说,“那次程先生唱了16场吧。”李蔷华立刻纠正,“不,程先生唱了19场,我连看17场,真过瘾。戏迷看几场就够了,像我们这种学戏的,场场到,一招一式揣摩。程先生就是脾气倔,后面几场卖得不如前面了,但他还是唱,戏迷越不看越要唱,很执着,便宜我了。”李蔷华笑中带着骄傲,像个小粉丝宣传偶像,面前摆着她的水杯,红色杯身画着米老鼠,杯盖扣则是布朗熊。

 

《春闺梦》叙述东汉末年,壮士王恢新婚不满数月被强征入伍,阵前中箭而死,妻子张氏在家盼夫积思成梦,醒来更增伤悲。故事取意于唐代陈陶诗句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以及杜甫乐府诗《新婚别》,反映当时民众反对战乱、渴望和平的情绪。“剧中,张氏梦中和丈夫重逢时的一段〔二六〕是最精彩的唱段,蕴含着她对丈夫的关爱与担忧、重逢的欣慰与喜悦,略带娇嗔,又充满无尽的思念。它对昆曲作了借鉴,每个动作都有讲究,且动作幅度大。”李蔷华曾在口述自身京剧传承史中这样介绍《春闺梦》。

 

“《锁麟囊》讲富家小姐落难,《春闺梦》更加深刻。不管程派什么戏,都讲究打动观众,把观众带到戏里去,让人看着入迷。”李蔷华至今坚持戏曲教学,“我们就那么些东西,不一定教得好。我不能演示身法了,只能用手比划。谁爱学,认真学,我就高兴。”家人对李蔷华教戏时一人化身四五个角色外加伴奏习以为常,“老太太登台,一直眼观六耳听八方,全方位照顾舞台每个细节。她不喜欢只顾着自己,不喜欢‘我要出名,要参加比赛拿好名次’。她觉得,只有专家认可,观众不认可,算不得好。”

 

2011年,史依弘跨流派演出程派名剧《锁麟囊》,以“梅韵程腔”独特演绎得到李蔷华的肯定,并鼓励史依弘“把《春闺梦》也学会”。时隔7年,史依弘将在上海大剧院推出由她一人主演的“梅尚程荀史依弘”专场演出,展现京剧四大名旦各流派的代表作,其中便包括向李蔷华、天津京剧院艺术顾问孙元喜从头学起的程派《春闺梦》。“放大胆子唱。”李蔷华鼓励史依弘。她们聊起另两出程派名剧《汾河湾》《武家坡》,“可惜学的人不多,大家爱唱特色更鲜明的‘春秋亭外风雨暴’。”李蔷华有些惋惜,“不管学什么戏,要热爱,要体会。学戏、演戏不容易,观众喜欢,我们就尽到责任了。”